疫情期間,澳門與內地多次全面關閉通關,對澳門經濟和澳門人民福祉來說無疑是一場無妄之災。

但每件事總有光明的一面,無論多麼微弱。而限制通關能讓我們回答到一個一直以來的難題——即澳門的博彩總收入中,有多少是澳門人民自己創造的。

人們一直認為,澳門的博彩收入基本上都來自遊客,而來自澳門人自己的貢獻微乎其微。 但果真如此嗎?

儘管2020年4月至7月內地與澳門之間的通關實際上被限制,但在此期間仍有部分貴賓被困澳門,期間的月博彩收入為7.16 億澳門元到高達 18 億澳門元不等。如此大的差距大地反映了被實際困住的高額賭客可是擺脫困境。

然而,2022年7月則讓我們得以獨特地一瞥只有本地人參與的博彩世界。在所謂的「618疫情」期間,澳門與外界包括與內地隔絕。事件也爆發在2021年12月澳門貴賓博彩崩盤之後。賭場在當月關閉了12日,但在其他19天期間產生了3.98 億澳門幣(5000 萬美元)的博彩收入,這意味著僅僅來自「本地人」的收入為日均2090 萬澳門幣(260 萬美元),或者76 億澳門幣(9.5 億美元)一年。

當然會有爭論認為,在疫情爆發期間人們呆在家里以及進入賭場的額外限制,但同時也可以輕鬆地爭辯說營業額會上升,因為在此期間在澳門幾乎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。讓我們暫不考慮這些因素。

假定每年76億澳門元是穩定的數字。與2019年 2920 億澳門元(365 億美元)的博彩總收入相比,我們可以得出結論,澳門本地人在疫前貢獻了博彩總收入的2.6%。

如果像我一樣,認為澳門疫後中期的博彩總後入可能穩定在疫前水平的1/3左右,那麼一旦這種穩定下來,本地人可能會佔到博彩總收入的約8%左右。雖不是巨大比例,但也不容忽視。

本站文章来自投稿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线上博彩在部分国家属违法行为,文章以产业分析为目的内容仅供参考,文章内相关博彩行为一律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