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城集团创办人周焯华涉不法赌博的案件,现正在澳门初级法院审讯当中,据澳门媒体报导指,周焯华主动要求发言,并反驳司警证人的作供指,「赌底面」的佣金不是由他去订定,指2013年起自己没有分过任何「赌底面」的收益,也没参与过任何「赌底面」活动,质疑警方用以核对「赌底面」的证据是来自同一来源,又指在4万多单的「赌底面」的证据当中,仅以二、三十单证明他有做过是不合理。

报导续指,周焯华对于警方提及有200多个「赌底面」地点及8,000多亿元的转码数等表示质疑,他称「如果将2013年1个月的收益数字乘以12个月,就会得出『破整个地球的记录』的数字,但是,2014年6月澳门博彩业进入深度调整,赌收录得24个月连跌,至2016年6月才有回升。2014下半年,全澳关闭了三分之一的赌厅,生意差、杀数低。」

他又质疑,「但根据庭上展示的2014年报表,则突破了2017、2018年最高峰的杀数及转码记录,根本无法反映深度调整、以及『黄山事件』的影响,我们无从考虑报告的真确性,拿不到赌场的比对,只是靠一个Excel报表就可指控229项罪名。」

此外,案情指不法集团曾在全澳229个地方进行「赌底面」,有二十多个在太阳城贵宾会,其余200多个在其他赌厅及公司厅进行。周焯华代表律师梁瀚民问姓刘司警证人,有否去调查其他厅、公司厅?证人表示,调查工作后期,澳门赌厅已基本关闭,故无法确定地点。

报导又指,不法集团曾在澳门悦榕庒「赌底面」,但悦榕庒是一个宴会厅,律师质疑如何赌博,司警证人则表示不清楚,但有向博企查询,知悉有些地方有赌厅,有些则没有。至于涉及赌底面的现金流向,证人相信是透过太阳城内部的「营运卡」处理,同时发现「主太营」及「太阳城中介一人」都有存钱入「营运卡」当中。周焯华则反驳指,不清楚营运卡交易,但知道太阳城贵宾会没有帐号叫「太阳城中介一人」,所以「中介一人在贵宾厅中可以存钱入帐」的说法是错误的。

本站文章来自投稿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线上博彩在部分国家属违法行为,文章以产业分析为目的内容仅供参考,文章内相关博彩行为一律与本站无关。